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之窗 >

对俄罗斯惩罚是连坐吗?CAS开危险先例

  如果俄罗斯清白运动员被普遍禁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美国选手身上的话,CAS早就被开动的舆论机器打压为不尊重人权,不尊重运动员个人权益了。但是现在,这种对清白选手的连坐却成为了事实,不得不为未来国际体育界可能产生的冷战与分裂感到担心。
 
  7月21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说,驳回了俄罗斯68名田径选手集体提出的申诉,支持国际田联对整个俄罗斯田径协会的处罚,这68名俄罗斯报名参加奥运会的田径选手,至少将不能以俄罗斯选手身份参赛,他们未来是否能够以个人资格参赛,还需要按照国际田联的要求进一步进行甄别。从目前的情况看,能够满足国际田联“长期在国外训练,接受并通过第三方药检”这样条件的运动员很少,因此俄罗斯的田径基本上要和里约告别了。
 
  CAS做出的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判罚,也是一起令人震惊的判罚。
 
  在过去的8年里,体育仲裁法庭一直是体育运动员权益的最后保护伞,它保护了很多运动员免于过度处罚,或者在程序上针对WADA的兴奋剂检测规程进行了质疑,并对WADA的检测程序进行了规范。
 
  中国的著名选手中,佟文、廖辉和张文秀都曾经向体育仲裁法庭申诉,并最终打赢了官司。佟文和张文秀被判WADA检测违规,尿样采集失败,因此都被解禁,获得了继续参赛的资格。廖辉则被缩减了刑期。
 
  今年闹得东亚纷纷扬扬的朴泰桓事件,为了推翻大韩体育协会的国家队选拔制度,朴泰桓也向CAS进行了申诉,最后全面胜诉,逼得大韩体育协会不得不修改自己的国家队入选条例。因为朴泰桓已经为自己的疏忽导致尿检阳性付出了代价,他不能受到第二次惩罚。此外,在朴泰桓之前,CAS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就支持了美国运动员类似的判例。
 
  在以往,CAS被认为是维护运动员比赛权益和人权的最后一道封锁线,几乎在所有的运动员和奥委会、各个单项协会和CAS的官司中,CAS都支持了运动员的参赛权益。但是在这次的俄罗斯选手申诉中,CAS却没有做出这样的判断,而是维持了国际田联的、对俄罗斯选手的全面禁赛。这作为一个判例来说是前所未有的,也是极为危险的。
 
  无论是CAS遵循的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法律的出发点都是不冤枉好人,惩戒坏人。这也是俄罗斯体育部门为自己辩解的核心内容,谁吃了药,谁被查出来了兴奋剂,就处罚谁,这是一条应该遵循的原则性真理。
 
  但是国际田联和CAS针对运动员的惩罚却扩大到了所有人,海口健康吧这是一种典型的连坐,也是一种双重标准。俄罗斯的奥委会主席朱可夫说:“想想看,美国的加特林有两次药检阳性被禁赛,但是他可以去里约,而伊辛巴耶娃或者舒本科夫这样一直清白的选手却要被禁赛,这是何其不公平。”
 
  在过去乃至现在,美国都是世界上药物科技最发达的国家,巴尔科实验室有组织地进行服药的丑闻中倒下了多少世界顶尖高手,当时国际上却没有提出禁赛美国田径队或者驱除美国奥委会;邮政车队有组织的大规模使用兴奋剂,只是阿姆斯特朗及其队友和队医挡了刀。而现在美国和加拿大这样的国家却使用所掌握的话语霸权,忘记自己过去身上黑只攻击他人,确实让人有很多的感慨。当初这些狼有病的时候,怎么就没狠狠地砍它们一刀。
 
  更为危险的是,这将会成为一个法律上的危险判例,以后在法律层面,这一案例会被频繁援引从而伤及无辜选手。
 
  当然,从《麦克拉伦报告》的详实程度来说,俄罗斯体育部门的反论确实苍白。但是同罪不同罚的双重标准,还是让人感受到了体育冷战和政治影响体育的残酷性。
 
  写道这里,不仅让人想起大韩航空机事件和伊朗航空事件发生后的对比。
 
  1983年9月1日,韩国大韩航空007号班级进入苏联领空,被苏15飞机击落于库页岛西南方的公海,269人落难。事后美国和西方国家发动了舆论战,谴责苏联击落民用客机的行为,开动火力在世界上把苏联骂了个狗血喷头,并且将苏联抹黑成了冷血的恶魔怪物,使得苏联在世界上的外交进一步陷入被动。
 
  5年后的1988年,美国导弹巡洋舰文森斯号在波斯湾伊朗水域内用导弹击落了在国际航线上飞行的伊朗航空公司655号航班,包括一名孕妇在内的290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丧生。
 
  美国在安理会动用否决权,否决了对自己的谴责指控,不断辩解表示是误击。事后美国政府还表示根据调查,18名船员当时出现了精神紧张,有精神异常,在压力下产生了情景实现的心理状态。这意思是说,当时美国有两个班的水兵犯了神经病,发了癔症。
 
  当时苏联政府的表态是,不会像美国当年针对大韩航空公司事件那样对美国进行额外的谴责。
 
  一直到冷战结束后,每到9月1日前后,韩国、日本和美国的媒体都会把大韩航空公司班机被击落一事拿出来,回顾,回忆。
 
  而1996年,在伊朗655航班被击落后8年,《纽约时报》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地方,刊登了美国和伊朗政府达成的协议,美国给予伊朗3180万美元作为赔偿,伊朗撤销了在国际法院的起诉。事后美国明确指出这一赔偿是特惠金,至今仍不承认对击落290人死亡的飞机负有法律责任。
 
  舆论宣传是非常重要的国际阵地。美英为首的西方掌握着话语霸权,不论体育还是国际政治,都是制造话题,利用话题,打击对手,使对手陷入作用应付的被动。自己出了相同的事情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黑不提白不提,能不提就不提。

本文来源:海口健康吧http://www.hkjkb.com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7-22  【打印此页】  【关闭